某只隔壁窝里的某只

编剧的锅编剧背,实名抵制这三个编剧的所有作品🙃
抵制归抵制,姐妹们我们不能给整个镇魂剧组招黑,请大家有素质地抵制。感谢某位路人的回复让我冷静下来,删掉了一些过激言论。

【记梗】霸道钦差俏师爷2

是夜,赵钦.差大人做了一个梦:
小澜孩误入深山迷路,意外发现两只受伤的小毛猴。小一点的紧紧拽着大一点的手,凶狠地瞪着小澜孩;大一点的受伤更重,躺在地上蜷成一团,看的让人揪心。
小澜孩用从自家大将军老爹那儿学到的急救知识,为大小毛猴治疗伤口。“取得他们的信任还真难”,擦了额头上的汗,小澜孩心想。
小一点的毛猴防备心没有刚开始那么重了,可还是一直盯着他。“难道真的是被我的帅气震慑到了?可他靠着我这个姿势,抬头只能看到鼻孔啊?”---胡乱脑补的小澜孩
晚些时候,怀里的大一点的小毛猴终于醒了,很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你…“原来是人不是猴啊”---才发觉华点的小澜孩(猴真的会有衣服穿吗🌝)
之后几日,三人在山林中玩的很愉快,然而……然而什么呢?
“赵云澜!赵云澜!醒醒!你醒醒!”
“我…我怎么了?”赵大人翻身坐起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你做噩梦了,没事吧?”沈师爷一边扶着赵大人用手帕为他擦汗,一边关切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啊!可是怎么想不起来梦到了什么呢?啧,别不是梦到死猫把我的衣服抓坏了…”
“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吧,睡吧” 说罢,沈师爷搂着赵大人躺下了,一夜无梦。



阿嚏!睡梦中的大庆打了个喷嚏“谁骂我?”

【记梗】霸道钦差俏师爷

“堂下何人,报上名来!诶?你不是前两天状告钦.差强抢民男的那个…那个谁来着?”
“草民沈…二龙”
“哦哦,就是那个告状不成被哥哥拖下去的那个沈二龙啊~你今天又来告什么状啊?”
“草民状告自己兄长,整日只知与嫂子厮.混,对草民不管不顾…”
“诶~等一下,你不告强抢你兄长的钦.差啦?”
“他二人早已生米煮成熟饭,说不定哪天我就有个侄子了🙃然而我这混账兄长实在可恶,他竟然不顾我们打娘胎里就开始的兄弟情谊,抛下家业和别人你侬我侬…”
“住口!” 一旁的沈师爷气的摔了笔“这公堂是钦.差大人秉公执法之所,岂容你放肆!”
“师爷消消气,消消气”赵钦.差大人出来打圆场“你弟还小不懂事你别和他计较”(沈二龙:哦豁🙃)
“沈一龙你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弟弟!你就算嫁了人这胳膊肘朝外拐的也太多了吧!”
“休的胡说,我和大人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更何况大人对你我有恩…不,大人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只是报答一二。一日不盯着你功课,你又看了些什么混账画本?”



沈二龙:把级字去了吧你这嫁(?)出去的哥哥泼出去的水🙃

整理东西整理出来一堆黑历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记梗】巍澜兄弟情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瞎写八写,只是一个脑洞
希望有志之士能积极扩写
【1】
“这里就是游泳馆吗?”
“怎么样黑老哥,没来过吧?今天我做东,带你游个尽兴!”
“那就劳烦……泳裤我自己可以换!…”
“诶~黑老哥这就见外了不是!我失明那几天还不是多亏了你照顾我呀。”
“那…好吧。”
【2】
“云澜,这游泳馆的阶梯怎么这样长?”
“这不都怪当初设计师脑子有坑吗…行行行,死猫他们几个让我哄你到十米跳台上送你下水吓唬吓唬你,我也好奇我们大名鼎鼎的黑袍大人会不会害怕嘛~”
“那好吧(温和一笑),我说为什么进来之前就要蒙上我的眼睛呢…小心!”
“嘿嘿嘿,黑老哥可不许动用黑能量作弊…哎哟!”
“这里的阶梯湿滑,别光顾着跟我说话了。你即使不牵着我,我也不会滑倒的。”
【3】
“十米跳台不是这样的吧?”
“这不是十米跳台的计划搁浅了吗!上都上来了,干脆让你体验一把这里的滑梯。照着人家工作人员说的做:躺下,双手抱在胸前,头微抬后脑勺别碰到滑道。”
“好,我都听你的。”
【4】
赵云澜一把扯下蒙在沈巍眼睛上的布条,对他挥了挥手:“旅途愉快~走你┏ (^ω^)=☞”
沈巍:“???”
这一瞬间巍巍还不知道他即将面对的是亚洲最高+垂直滑道+坑巍巍的小澜孩
接下来蠢作者不太敢想象发生了什么
比如说小澜孩被巍巍教♂训了什么的
-【巍委屈】的后续+热带风暴游后感

牢记历史,爱我中华🇨🇳

【记梗】巍澜兄弟情

感谢不愿透露姓名的好同志 @Perth的梦想家 在评论里给我的灵感♬︎*(๑ºั╰︎╯︎ºั๑)♡︎
瞎写八写,只是一个脑洞
希望有志之士能积极扩写
一句话的梗:赵云澜,男,芳龄28,叛逆的特别地质调查处的地质学家,不顾家中(主要来自赵爹)反对和担忧(主要来自赵母),立志踏遍祖国大好河山,然而来到神农架第一天就被半大毛猴拉入山中拜把子了,数年后成功教化毛猴融入现代人类社会,每日兄弟情深,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记梗】巍澜兄弟情

如果面面/大庆受到影响了…
瞎写八写,只是一个脑洞
希望有志之士能积极扩写
【面面的场合】
面面:(拽着哥哥袖子)混账哥哥,你居然把我关在柱子里一万年!现在又背着我在地面上和愚蠢的人类拜把子做兄弟!
巍委屈:(哭泣)澜澜,你看我这笨蛋弟弟让我操碎了心!我们是好兄弟,我只能向你倾诉了嘤嘤嘤
赵处:(哭泣) 你倒是先停下再说啊?(强行解释:其实是巍委屈抱的太用力了,小澜孩喘不过气了)
(隔壁剧?组,某叶姓弟:混账哥哥没想到居然有比你把我独自一人扔在家里十年还过分的哥哥!
某叶姓哥:明明是我独自一人离家出走好不好笨蛋弟弟!还有隔壁剧组你们清醒一点串台词了!)
【大庆的场合】
楚姐:哎呦喂大庆,你怎么不吃小鱼干了呀,这个小鱼干不是你平时最喜欢吃的吗?
大庆:我是狗,吃什么小鱼干啊!
楚姐:哎呦喂,那你应该吃狗粮的呀!现在哪里给你去买狗粮呀!诶,有了,你去找赵处和沈教授嘛~你往旁边一站,自然有的狗粮吃了呀~
(强行解释:赵处和巍委屈一定会心软然后给大庆到超市买狗粮的!)

【记梗】巍澜兄弟情

瞎写八写,只是一个脑洞
希望有志之士能积极扩写
【楚姐郭哥巍……委屈?】
如果巍巍也受到影响……
会不会一边向好兄弟哭诉这一万年来受到的种种委屈,一边拥抱着小澜孩曰哭他∠( ᐛ 」∠)_
巍巍哭,小澜孩也哭:你还是变回来吧QAQ
心疼以为自己能压制巍委屈的小澜孩一秒,然后为啊十八场景拍手称快(*/ω\*)

【记梗】带着镣.铐的斗神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瞎写八写,只是一个脑洞
希望有志之士能积极扩写
每年一度的联盟集会上,各大战队永远是最耀眼的存在,是战无不胜的代名词。比各大战队还拉风的,是一位带着镣.铐的被各大战队队长众星拱月年轻人。
在这里好心提醒各位愣头青,好奇可以开口问,直接问诸位队长他们能给你从这位的身高体重生辰八字一直说到晚上睡觉穿的睡衣,他的丰功伟绩倒成了其次。但是如果有人胆敢对他不敬,对不起,你连吃顿好的时间都没有了=^_^=
事情还要从斗神叶修以自身为牢笼封印BOSS(魔王/丧尸/外星人/幽畜……什么都好)说起。在他昏迷期间,各方势力对如何处置昔日的斗神争论不休。
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嘉世战队成员刘某陶某据理力争, 若是斗神被BOSS控制,那么联盟将面对一个更强大的敌人,所以必须尽早处.死以绝后患!
立刻被斗神的某位十年宿敌瞪萎了,又被某暴力牧师眼镜片的反光吓成瑟瑟发抖的鹌鹑,真是可喜可贺。
不愿透露姓名的擅长制药的微草战队队长王某表示,微草有药可以助斗神压制体内的BOSS,代价是功力全失。结论是斗神必须留在微草,医药费以(指)带(导)孩(新)子(人)抵。
王队长随即被蓝雨战队某黄姓剑圣以文字泡攻击,附赠蓝雨某心脏喻姓队长的微笑:不劳王队费心,蓝雨气候宜人,最适合叶修前辈修养。日常庙药互怼,喜闻乐见。
轮回战队某周姓队长表示:来轮回,我来!江副队长翻译:队长表示我来看着叶修前辈,如果叶修前辈真的被控制了,就由我来动手。(子小羊习习:队长我不许你伤害叶修!工皮寿:冷静,队长没说哪个动♂手)
最后这场眼看就要变成各大战队火拼的争论被将叶神团团围住护在中间的兴欣战队的老板娘大喝一声打断:叶修是我们的兴欣的!我们自会照顾好他,我们走!
一个月后,刚刚睡醒的叶修一脸懵逼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套镣.铐,样子很是精致,带着也颇为舒适。
点子是雷霆队长想到的:其一,镣.铐限制行动,加以微草的药制约,即使斗神突然失控各大战队也有反应时间。所以斗神必须每月一次到雷霆来调整养护身上的拘.束装置(小事情:我最开始说的是每周,其实我也想向王队一样让叶神留在雷霆_(:з」∠)_)
其二,斗神在公共场合出现,身边至少有一个除了兴欣之外的战队队长跟随(人数没有上限),以便应对突发状况
叶修(疲惫的微笑):你们几个意思,战队队长都这么闲了吗,哥只不过是陪沐橙她们逛个街,怎么一下就成旅行团了?你们正副队长也就算了,整个战队都出动围堵哥是几个意思?
苏沐橙(疲惫的微笑): 妈的死给,全天下的男人除了我叶修哥都是大猪蹄子